返回首页

郑来发从古晋街名看王友海家族的贡献

古晋很多街道是以华族先贤命名的。如以拉者时期的商界名人王友海命名的王友海路、以英国殖民时期沙捞越的华人甲必丹王长水命名的王长水路、以建筑商人邱汉阳命名的汉阳街,还有丹斯里杨国斯路、王其辉路等等。根据书籍记载,从中国移居至古晋的华人大约于年抵达古晋,他们早期居住在沙捞越河旁的双溪古晋、海唇街一带。今天古晋的中国街、大井巷都是早期华人到古晋拓荒时的落脚地。华族的先贤大部分已离开人间,以他们的名字命名,让人们不忘他们的贡献。王友海路、王长水路、王其辉路是纪念王友海家族祖孙三代,这在海外华人史上是少见的,

星沙贸易第一人---王友海

在新加坡与沙捞越的早期贸易上,王友海是个家喻户晓的华商,因为他最早在沙捞越,用“以货易货”的原始交易方式,与马来人做生意而发家致富,成为古晋华社头角峥嵘的福建帮代表人物。

王友海

王友海(---),祖籍福建同安县积善里白礁社(今龙海角美镇白礁村),年出生于新加坡一个贫寒家庭。7岁时,他的父亲王坤殿便与世长辞。母亲为了抚养三男三女,生活非常贫困。王友海幼时未受到教育,他深知要一洗穷根,只有步上商途才能改变家庭命运。所以15岁那年,为了协助家计,就出外谋生,开始学做生意。

年,王友海听说英国人统治下的沙捞越有着潜在的商机,就乘船到古晋探路,在船上结识了比他年长的林英茂,两人一见如故。当小帆船航行到厄尔多拉都,他们看到土著人日用品奇缺,而土产销不出去,认为在这里贸易大有作为。两人决定合资做生意,回到新加坡后,就筹资采购日常用品、杂货,约定日期一起倒回古晋打拼。

王友海初期在古晋时,生活非常艰苦。他寄宿在砂沙捞越河畔一个马来村长的家中。每天清晨,王友海从村长的庭院里摘香蕉配白米饭后,就和林英茂划着小舢板沿河向两岸马来人收购土产,待积累了一定数量的土产后,以小帆船运到新加坡出售,再采购另一批货物运回古晋贩卖。当时从沙捞越到新加坡,一趟需要三天至七天,甚至十天也说不定。直到年,王友海与林英茂才合伙组织了“友海·茂公司”。

公司成立后,业务非常鼎盛,因为当时新加坡还没有这样承销的商行。而每次从新加坡售出的货款,又购入各种各样具有吸引力的商品,再运到沙捞越去销售。舟车劳顿地一来一往的贸易中,王友海很快就成了驰聘商场的名人。由于他为人正直、诚实、守信用,新加坡的商家开始让他以赊账方式,采办更大量的货物,几年下来,友海·茂公司业绩极其顺利。王友海在扩大贸易业务的同时,也投资在沙捞越各埠开设硕莪粉厂,大盖厂房。年,王友海在新加坡开设启昌友海公司,如此奋斗了十年,王友海挤进了巨贾的行列。年,王友海与林英茂拆股,由王友海独资经营,改名为友海公司。

当时王友海的白礁同乡也出了两个富翁,就是王求和和王沧周。王求和是由兴办“丹绒巴葛船坞有限公司”和“新加坡铁路股份有限公司”而起家的。王沧周则从发展船务,经营小吕宋土产而发财的。王友海与他们都有其相似之处,就是少年孤苦无依,连最起码的教育也无法享受。三人因念及族人南来,也会有流离颠沛的,本着“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慈怀,于年各捐资大洋,共1大洋,购置新加坡武吉智马路四英里谦福律的“勃老恩山”山地英亩,俗称“姓王山”,无偿献给福建王氏族人作为居住、种植、丧葬的用途。王友海为姓王山首任炉主。王友海、王求和和王沧周献地不为名,不为利,以致人们只知道“姓王山”而不知山主为何人?

王友海的雄厚财力,连当时沙捞越的统治者也为之侧目。第二任拉者查尔斯·布鲁克于年动用政府资金,准备与英资的慕娘公司筹组沙捞越新加坡轮船有限公司,就力邀王友海参股,并出任董事。这家轮船公司购置轮船定期航行于古晋与新加坡之间。19世纪80年代前后十年是他的事业巅峰期,不但执当地土产的牛耳,还标得了鸦片、酒和赌博的饷码,独家垄断了这三大特种行业在沙捞越和沙巴州的经营权,友海公司超越了潮州帮的义顺公司,跃升为沙捞越最大的华资商行。

年,王友海独资在古晋市中心兴建一条新街道和沿街两侧40栋店屋,他拥有所有店铺的产权。这条街命名为“友海街”。

王友海从划小舢板沿河叫卖和收购土产起家,事业如滚雪球般迅速膨胀,他的成功让新加坡,以及福建闽南同乡的羡慕,纷纷相继南来找生活。王友海扮更演了居中牵引,积极协助安排新客的角色。

在商界崛起的同时,王友海也在漳泉人的社群中脱颖而出,成了福建帮的领袖。他极力稳固闽南商圈的内部团结,排解乡亲之间的纠纷或者与其他方言群体间的纷争。他还出任闽南帮华商所管理的凤山寺广泽尊王庙的理事长一职,除了整顿庙务,按时主持各种神明圣诞的祭祀仪式外,还在庙里办私塾,聘请老师教四书五经,让同乡弟子有个求知识字的场所。从出任凤山寺理事长到统领福建帮,王友海很快就上位为华社举足轻重的领袖,再加上与拉者王室的关系密切,首任拉者詹姆士和次任拉者查尔斯布洛克都极其看中他在华人中的人脉网络,也想倚重他的影响力来统领华人,所以也乐于在各方面给以配合,更顺理成章地封他为“华人总甲必丹”。

古晋王友海街

随着漳泉与厦门等闽南语系的移民涌入沙捞越经商和开垦,古晋人口剧增,王友海等人认为有必要成立同乡会,藉以救济贫困的同乡,解决他们在此地的住宿问题。年王友海发起创立“福建公司”,当时福建公司对于协助解决同乡的摩擦,润滑缓冲同乡与政府间关系,都扮演了非常积极的角色。王友海成为首届总理,并一直担任到他病逝。

正如早年的很多富商,王友海在发迹后,除了在古晋有一头家外,也在新加坡另安一家。他在古晋的原配张淑恭(--)是客家人,出生于印尼,年幼时随家人迁居到沙捞越的伦乐埠,她为王家生下四个儿女,即王长水、王安娘、王玉莲、王裕娘。她在王友海辞世后,便与儿女居住花香街山头上的王家大厝,直至年才驾鹤西归,享寿90岁。。王友海在新加坡的妻室也为他生下三子一女。

年七州府医学堂倡建时,他的公司捐金元。年,新加坡义勇军演武亭创建时,其公司捐金元。王友海晚年返回新加坡定居,他相貌堂堂,体格魁梧,但性格敦厚而豪爽,善于人交而不发脾气,所以宾朋时常满座,乐谈其早年冒险的往事。王友海曾任新加坡王氏总会首任炉主。年七州府医学堂倡建时,他的公司捐金元。年,新加坡义勇军演武亭创建时,其公司捐金元。可惜他因病于年6月9日逝世,享年60岁,葬于新加坡荷律兰火车站后面的自己的地产里。新加坡这一房头的儿孙后来散居新加坡和香港等地。沙捞越这一房头子孙后来事业发达,其儿子王长水从华人甲必丹一直做到华人裁判庭庭长。王友海的曾孙王其辉当了马来西亚科学工艺及环境部长、地方政府部长。

华侨总甲必丹王长水

王长水

王友海的儿子们大多出生于本地,且几乎都有接受英文教育,并和其他土生的华裔侨民渐次形成一个“土生华人”的社会,而这些望族第二代,亦在“世袭”机制下自动升任为华社领袖。

王长水(—)生于古晋,王友海的儿子,年少时在圣多玛学校求学,后来赴新加坡就英文书院深造,但只读了两年,18岁时便十八岁时被召回古晋,协助管理家族生意。

当时其父的事业正处巅峰,除了经营土产行、硕莪粉厂外,也介入航运业,且正在大兴土木,于亚答街尾修建新街道和店屋,更在花香街的山丘上,兴建王家大宅院。年轻的王长水在公司里总揽大权,管理旗下企业的运作外,还到工地监管友海街店屋,和王家大院的施工,同时也协助乃父在激烈的竞标中,夺下了由年至年,于砂拉越、沙巴独家经营鸦片烟、酒和赌业的专利权,把友海公司的业务推向最高峰。

年中旬,王友海病逝,25岁的王长水,不仅尝到了丧父之痛,更让他震惊者,莫过于父亲鉴于他精明能干,人脉辽阔,日后必可独当一面,而把所有的家产,包括友海街的店产、友海公司、神庙街的硕莪厂、打铁街的18亩地产等,全划归予他在新加坡的那房妻儿,只在遗嘱上列明,从新加坡三间店产所征收到的租金,按月拨给古晋的遗孀张淑恭作生活费。但沙捞越友海公司、沙捞越轮船股份公司交由王长水负责经营。新加坡的友海公司和沙捞越的地产则归新加坡的儿子王长顺、王纯智与女婿邱宗诚共同经营。王友海把全部遗产交由新加坡那头家继承。古晋这边厢的王长水虽然依旧是砂劳越友海公司的大当家,可是实际上他已是受雇于新加坡同父异母的那一脉兄弟。

年王长水正式脱离友海公司,于友海街门牌86号的店铺创设“协顺兴”商行,经营土产生意,还在隔邻的店铺设立“顺兴栈”,代理各类罐头与食品杂货,这些公司与联号,后来全归纳进“王长水父子公司”内。

由于十九世纪末到廿世纪初,恰好是砂劳越的丰稔年时,政局企稳人民生活安定,商业交投活跃。作为王友海家族的第二代掌门,王长水不仅在商场长袖善舞,更凭借个人的威望,获得了福建商帮,包括诏安属富豪田考家族后人的信任,斥资和他联营多家公司,业务涵盖了土产交易、硕莪粉厂、树胶园丘、鸦片烟、酒和赌码、航运,还在年,结集福建帮商圈的资金,创设了砂拉越的第一家银行“中华银行“。20世纪初,王长水与田祈顺所联营的砂拉越油较公司的厂房,并一度准备用来兴建福建义校,后来被充作洋行的货仓,战后改建成丽士戏院,直至上世纪末,才改盖成多层停车场。年,王长水接过父亲王友海的棒子,出任轮船公司的董事职,到了年慕娘公司有意脱售其所持的股份,于是王长水便联合一批闽商,集资承顶下这些股份,并正式把她易名为砂拉越轮船公司,且以大股东的身份出任董事长,当时公司共拥有四艘定期航行于古晋和新、马各城市间的大货轮,数艘川行州内各城镇的小货船和多座货仓。

古晋福建义校

直至年,王长水因年迈和健康的问题,把砂拉越轮船公司的董事长职位,交予女婿黄庆昌接任。王长水也一样,他在慈母张淑恭于年仙逝后,便与儿孙搬出花香街的王家祖厝,住进了大石路2哩半的巴都奇央农庄,撒下重资要把它发展成多元化农场,在经济风暴来袭时,他的各项投资都蒙受亏损,尤其是农庄在严重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家族事业出现危机,不仅对外负债累累,甚至还拖欠政府大笔的地税,所幸在其女婿黄庆昌的援手,和拉者政府的从宽处理下,方在跌跌撞撞中度过难关。

官场与社群方面,王长水早在父亲返新加坡养病时,便接下他的多个公职空缺,包括了在年受委为最高法院法官,翌年更接任了华人总甲必丹的职位。拉者查尔斯·布鲁克除了在商业上给予王家各种方便与优惠外,也倚重他在华社的显赫地位,成为上情下达的重要桥梁。年,王长水经新加坡的林文庆介绍认识黄乃棠。当时黄乃棠来到古晋,同沙捞越第二任拉者查尔斯·布鲁克

次任拉者查尔斯·布鲁克为了让华社能自行处理内部的事务,年在海唇街大伯公庙的斜对面,兴建了一座方形的建筑物,成立了“华人裁判庭”,委任王长水为庭长,偕同六名由各属侨领所组成的推事团,审理华社内部的民事案件,但由于呈上堂的案件,多是芝麻绿豆般的民事纠纷,况且推事们皆属义务性质,繁重的审案工作,使他们频喊吃不消,所以在九年后,于拉者的首肯下,解散了华人裁判庭。

卸下裁判庭庭长的重担,王长水在年受委特别行政委员,在拉者出国时协助掌理国务,后来还被委为国会议员、最高议会的终身议员,即拉者王朝的内阁部长。年9月,拉者政府为了表彰他不吃劳苦地为沙捞越人民和政府服务,特授予他新设立的沙捞越“瑞星勋章”。当时不但王长水本人及家族感到无限荣幸,沙捞越全体华人也欢欣鼓舞。

政经脉络亨通的王长水非但是福建帮的标杆性领袖,更是当年华社敬仰的“总甲必丹”。

朝野都吃得开的王长水,在拉者时代充分扮演了华社与王室间的桥梁角色,政府会透过他,下达各种的官方政策予华社,而民间有什么要求,也会要求王老据情上报,其中包括了协助一些新的移民群体。年,王长水经新加坡的林文庆介绍认识黄乃棠。当时黄乃棠来到古晋,同沙捞越第二任拉者查尔斯·布鲁克商讨有关福州人移居诗巫周围地区进行开垦的问题。王长水把黄乃棠介绍给拉者后,还帮助黄乃棠草拟有关福州人先驱者到诗巫地区开发的三十一项垦约。年1月至3月间,第一批福州拓殖先民抵达古晋,首次前往拉让江时,王长水帮助他们寻找临时居所。他也协助黄乃棠寻找交通工具,以便把移民从古晋送到诗巫。

虽然王长水出身典型的巴巴家庭,但却热心华社事务,尤其是母语教育,而在年,联合漳泉商帮的众多先贤,集资创办了“福建义校”,传承华文教育的薪火,这间矗立在达闽路山丘上的华文学府,于战后改编为中华小学第一校,且一代代传承迄今。同时他在父亲往生后,便接掌福建公会主席一职长达40多年,直至年才告老荣休,而且还在年发起筹组砂拉华商商会,并出任会长职,这个商团组织,被喻为华社的最高机构,后来易名为古晋中华总商会,即现在的古晋中华工商联合会。

年12月至年8月,日本军队占领沙捞越期间,王长水及其家族成员冒着被日军拷打和屠杀的生命危险,毅然协助监禁在古晋的欧洲人俘虏,偷运粮食进入俘虏营。战争结束后,欧洲人俘虏获释时,他们为了感激王长水的侠义精神,特赠送给他一面刻上赞词的银杯,作为永恒的纪念。年,英国政府颁赐给王长水一枚“英帝国勋章”,以表扬他过去对沙捞越的服务功绩,同时感激他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冒险协助英军俘虏。

王长水一生好客,常设宴招待朋友和政府贵客。他特别喜欢烧猪,曾经同古晋市政当局开展长期斗争,反对把猪栏移到古晋市郊地区。

经历布洛克王朝、日据和英殖民地政府时代,见证了大半部砂拉越近代史后,王长水在年10月间与世长辞,当时英国驻砂拉越的第三任总督安东尼爱贝尔,还特别签署一道行政命令,指示全州各官方机构下半旗致哀三天。英国前驻东南亚最高专员麦唐纳是与王长水认识颇深的英国高级官员之一,他曾经对王长水这么写道:

这位老人在生的最后几年中,我和他的结交颇深,并且很喜欢他。他的头几乎全秃,牙齿连一个也没有。松弛、生皱的皮肤,显示羊皮纸般的颜色。他的整个外貌,宛如中国古典绘画里头的一个老官吏,他的脸孔经常流露出万事满足的老年人的沉静表情;但是他的兴趣还是很浓厚,平时很喜欢开玩笑,他的眼睛不时闪烁着幽默感,他的嘴往往张开来,发出一阵阵嘻嘻的干笑声,他的心智像青年人一般的清晰;他密切注意商业和政治事务的发展;每次发表意见时总是充满信心和力量,他手下无数的企业仍旧蒙受他的指导之惠,虽然实际的管理,以大体交给家族中年青的成员。他去世之前,开始耳聋,视觉逐渐消退,走起路来也有点乏力,迫使他大部分时间留在自己住宅和花园里。他逝世出葬那一天,古晋成千上万的各阶层人士,包括商界、高级政府官员、马来人、欧洲人、华人,不论贫富都参加执绋,一直送到墓场去,葬在古晋大石路其住宅附近的王氏家墓园中。”

王其辉的从政之路

王其辉

王其辉(--)是王友海曾孙,王长水之孙,王观兴之长子。早年在圣多玛中学毕业后,便负笈新加坡圣安德鲁中学,后来再转入马来亚沙登农学院专攻农业课程。毕业后,赴英国剑桥大学深造。年学成返国,以专业资格受雇于砂拉越农业部任助理员,主持开发沙捞越五省五大河流域的农业、森林和水产的资源。年起任中央农业研究站主任。

年9月14日,他以中国传统仪式娶了表妹黄美惜,成功的银行家和商人黄庆昌的女儿。

王其辉在迎娶表妹黄美惜时,是一位领公俸的农业官,按照官方的体制,他婚后在朋尼逊路12哩分配有一栋宿舍,然而当他和黄美惜举行婚礼后,妻子始终没有跟他搬到农业部的宿舍,而继续住在娘家。鉴于工作的需要,加上当时王其辉不懂得开车,他每周有5晚要独自一人住在12哩的宿舍,只有在周三和周末两晚回到黄家大院与妻子相聚,此种夫妻各处一方的情况,一直到年杪日军占据古晋后才结束。日据期间,身在新加坡的黄庆昌,要古晋的妻子王秀英与儿女们,搬到大石路岳丈王长水的农庄寄宿,并指示女婿王其辉搬来同住,就近照顾黄家的家眷。战后王其辉获得复职,但很快在丈人的建议下,他辞去了农业部的公职,进入黄庆昌有限公司管理层,挑起公司董事局秘书的重担,还兼任黄家的联昌银行经理要职,同时也顺理成章的搬进了黄家大宅院。王其辉全家人,在岳家一住就超过10年,直至他与杨国斯等筹组人联党,步上从政之路,同时也辞去银行的职务后,才在父亲于王观兴路的旧宅附近,兴建一座独立式洋楼,全家至此才迁出黄家大宅院。

王其辉后来任绵昌银行有限公司、马加里斯特轮船有限公司、慕娘屋业发展有限公司、热带海洋食物有限公司、绿宝汽水有限公司、婆罗洲联合企业有限公司等企业的董事主席。—年任古晋市议会议员。年被委为砂拉越立法议员,更晋级为最高议会议员,—年任古晋市议会主席。年,王其辉以马来西亚国会议员身份访问英国及到美洲观察大选详情,还出席了联合国亚洲远东经济会议和哥伦坡计划咨询委员会议。年,王其辉辞去古晋市议会主席,减轻其繁忙事务,经营北婆罗洲东南部海岸最富饶的斗湖海产,以电船捕捞大虾,大告收获,利润甚多。

年,王其辉参与发起创建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当选为首任主席,连任至年才由杨国斯继任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主席。该党成员多为华人。个性温和的王其辉,为人诚恳谦虚,对同志上下从不疾言厉色,且是位任劳任怨型的领袖,尤其是在创党初期,他几乎跑遍了各个城镇,包括了乡区长屋,向伊班同胞宣扬人联党的政治理念,深获得土著党员群众的爱戴与支持。年,他领导人联党参与砂拉越加入大马后的首次大选,并被推举为国、州议员,接着在、、和年的选举中,继续蝉联中选为古晋区的国会议员。年人联党与土保党组成联合政府,同年的12月,王其辉奉召入阁,年任马来西亚政府不管部部长。年任工艺、研究及地方政府部长。年兼任农业大学副校长,从此仕途通畅。年任地方政府与环境事务部长。—年任马来西亚科学、工艺与环境部长,直至80年代退休为止。

王其辉路

王其辉曾任古晋中华学校董事会主席、古晋福建会馆主席、华人社团信托局秘书、古晋中华总商会秘书长等。他被砂拉越政府授予“拿督”,后来升为“拿督斯里”(PNBS)和“拿督阿马”(DA)。年获马来西亚最高元首封赐“丹斯里”。

王其辉与黄美惜育有二个儿子六个女儿,皆是有为人物。年,王其辉在古晋逝世,享年73岁。

(感谢《漳州华侨华人通史》主编郑来发先生热情提供全文,本文分节发表于《闽南日报》、《厦门文史》杂志)

郑来发先生专辑:

郑来发:《闽南文化在马来西亚的传承与变迁》

郑来发:《马六甲徐氏家族》

郑来发:《马六甲三宝山华人墓碑籍贯考略》

郑来发:《一路向海——漳州人下南洋》(中国海丝文化·漳州篇)

郑来发:《马六甲甲必丹郑芳扬考略》

郑来发:《笃行一生继往开来:新加坡华人陈笃生家族与新马社会》

郑来发:《新马薛佛记家族》

马来西亚研究资讯InformasiPengajianMalaysia爱生活

爱大马最及时的大马学术信息长按,识别







































白癜风哪里好
哪里治疗白癜风权威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2-12-20 龙海市

    电话:

    当前时间: